椿菀

产粮全是一时兴起,有脑洞才写,更新时间不定,全部随心。
关注谨慎

【冰秋】茶

 今日的风喧嚣至极,隔着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好似在凄厉地叫喊着,外面暴雨时作,有要将天地吞噬之势,雨砸在地上的声音如同在砸什么尖锐物。
当洛冰河反应过来的时候,茶杯已经摔到了地上。
滚烫的茶水渗进了木质的地板,他怔愣了一瞬便慌忙地屈膝半跪在地上捡起茶杯的碎片来。

这茶原是给师尊准备的。

他将竹舍内的残局清理了一遍,原先湿了的桌面和地面被拖干,打扫得一尘不染,随后又冒着雨去外边拿了一套新的茶具,沏上了茶,等待着沈清秋的到来。

这是今日沏的第七杯。

茶叶在煮开的热水里旋转,在沉入谷底的那刻又扑腾着身子,用尽了全身力气企图浮上去,却终在深渊处寂静了。
洛冰河坐在桌旁,静静地注视着杯中的水,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只恐再发生什么意外——若是师尊正好在那个时候回来,不高兴了怎么办?
半个时辰过去了,他又直起身子,将杯中发凉的水倒了,全神贯注地认真又沏了
一杯。

茶水的香不断弥漫扩散,散到空中,掩去了沉重的檀木香。

这是今日沏的第十三杯。

在这一片死气的静中最后不知是谁按捺不住了,深深地叹了口气。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虚无中蔓延,道:“舍了也罢,为何执迷不悟?”

“因为那是师尊,师尊不会不要我的。”

语气仿若坚定,又仿若即将支离破碎。
洛冰河闭上了眼,身旁一切瞬息间杯撕裂,荒芜漫无边际,魔物张牙舞爪面目可憎,如同他自己一般。
梦醒了,他必须继续往前走,走出这个真正的梦,可悲的噩梦。
他抚上了胸膛,那里有最珍贵的东西,连高傲的万物都无法俾倪的东西。
师尊留下的剑伤,师尊让他跳动的心脏。 

--------------------------------------------------

大概是,冰妹在无间深渊打怪升级时的故事x梦里的故事。

【安迷修个人向】荣耀

 安迷修在大赛里就像一个怪人,他的一举一动都怪异无比。

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么个肮脏恶劣的环境下活下来的,甚至混得还不错。或者说,混得非常好。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令人惊讶。多少人拼尽生命虐杀同伴都没法混得这样好,大赛第四的位置可是谁都想挤上去的。

在前五名里谁也没有像他这样怪异的人——虽然他们都很奇怪,但安迷修却是格外,格外的怪。

他能够低下自己头把自己与其他参赛者放在同一台阶上和他们谈话,给予他们真诚的祝愿。这换了其他任何高位者都无法做到,他们会将自己高贵的头高高扬起,对于别人嗤之以鼻,将质疑自己的人铲除掉。

只有安迷修会对一个迟到了一个多月的新人关怀,并且认为他非常有希望,能在这个大赛里立足。

“等级并不代表一切。”

这种话在别人口中说起来就像是谬论,太荒谬啦!太可笑啦!这不过是弱者的自欺欺人罢了。所有人 都是这样认为的,是的,所有人。因为这个大赛里还能怀着这种天真想法的人早就全部消失了,他们内心的正直善良全部被无情的大赛给消磨了个干净。

这是什么地方?凹凸大赛!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是的,只要你赢了,不管以 什么方法,你就是王。多好,多棒!鼓掌,鼓掌。 

事实是这个被安迷修看中的少年狠狠地打了所有人一个巴掌,他用剩下一半都不到的时间中强行冲进了大赛前百,过了所有人都想过的预赛。

看呐,被怪人看中的怪人,怪中之怪。

这个怪人口中整天嚷嚷着骑士道,那是什么东西? 

古板的,陈旧的,代表束缚的东西。

里面所说的谦卑,怜悯,公正,荣誉,牺牲,英勇,灵性,诚实中任何一条放到这个大赛中都是笑话 ,能把人眼泪笑出来的那种。而这个19岁的少年将它们全部揉碎黏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大笑话,名叫安迷修。

而这个大笑话就这样以他那因为过于正经严肃而显得滑稽的嗓子说出。

“谦卑与正直是我的守则,牺牲与怜悯是我的荣誉,英勇与公正是我的荣耀。” 
“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为荣耀而亡。”   


-------------------------------------